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苏格兰风情画
2010-09-03 10:02:38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2490次 评论:0

从斯利格亨(Sligachan)出发向西,经过斯乔·南·吉令山脉(Sgurr nan Gillean)的海拔965m的库伊林山脉(the Cuillin Hills),这里雾霭缠绕,陡峭的山崖穿透薄雾插入浓厚的云层,隐藏在云深之处;空气特别湿润,即使没有下雨也是富含水分;肥沃的土地则绵延铺展,在远处似乎与低矮的云层衔接在一起,在地平线的尽头之处融合。现在的气温变得更冷,我努力蜷伏着身子,低得不能再低地趴在油箱上,躲在凯旋Sprint ST的迷你风屏之后,仍有冷风打在身上,感到丝丝寒意透入骨髓。


令人惊诧的是,这片荒芜的乡村画卷自从十三世纪威廉·华莱士(William Wallace)号召同胞们反抗英国统治者以来,基本上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,唯一显著的改变就是铺设了沥青路。关于威廉·华莱士这位英格兰人痛恨、追捕的“叛逆”和苏格兰人崇敬、效法的偶像,这里我就不多饶舌了,如果你尚未耳闻的话不妨看看奥斯卡奖电影《勇敢的心》(Braveheart),不过要提醒的是电影与历史是有差距的。这次在苏格兰旅行,对于沥青路与苏格兰的关系还是要说说,毕竟我们现在能够驾驶摩托车舒适地跑在沥青路上,苏格兰是做出过重要贡献的。


我们这次苏格兰之旅的团队共3人,即我、好友登尼斯·盖奇(Dennis Gage)和他的儿子山姆(Sam)。登尼斯上过电视,曾经接收过栏目“我的经典车”(My Classic Car)的专访。我们出发的大本营是我姐姐家,位于格拉斯哥(Glasgow)郊外;坐驾则是两台凯旋旅行摩托车Sprint ST。


现在我们从维尔桥(Bridge of Weir)出发,向西前往苏格兰名气最大的河流克莱德河(the River Clyde)。沿着公路我们很快来到河畔,并顺着沿河公路继续西行。早在工业革命时期,克莱德河就进行了彻底的清淤疏浚,沿河成为造船业重地,这里的造船厂制造的船舶超过35000条。二战期间,克莱德造船区遭受纳粹的轰炸,再加上东欧具有廉价劳动力的优势,这个苏格兰船舶重镇迅速失去竞争力,这片地区进入了深度萧条时期,80年代中期这里只有3个船坞从事生产。


我们前进的步调舒缓,一部分原因是美景,另一部分原因是安全——在苏格兰,驾驶机动车必须靠左行驶而不是右行,我没有大碍,但是得留些时间让登尼斯习惯这套交通规则。当登尼斯还在将注意力集中于左行的交通规则时,我则游刃有余地用眼角余光欣赏克莱德河畔的如画美景,尽情呼吸苏格兰的新鲜空气。以这样的方式奔驰,凯旋骏马完全是大材小用,直列三缸轻松运转,坐垫下的3根排气管哼着催眠曲般的慵懒调子。


沿途公路不时经过苏格兰的“克罗夫特”(Croft)。这是由篱笆或矮墙圈起来的土地,一般面积较小,适宜耕种,耕地之后就是佃农的住所。我们毫不费劲地巡航在苏格兰的绿篱之间,感受清风和阳光,闲看牛羊星星点点地散布在肥沃的田野上。忽然,我看到路旁的一柱烟囱里袅袅腾出炊烟,慢慢散入轻淡柔和的蓝天,不由得想起了古老的苏格兰俗语“祝你的炊烟永飘”(祝您寿比南山)——想到这我会心一笑,就当作是苏格兰欢迎我们的良好祝愿吧!


沿着克莱德河,不多时我们已经来到乔洛克港(Gourock)北向的渡口,我们将从这里渡运过去。凯旋再次慢下步子,我们小心翼翼地前往西部渡口的装运码头。停车购票之后,我们驾驶摩托车沿着坡道慢慢往下,连车带人上了渡船。河面很宽,渡运需花半个小时,不过这段时间很惬意,扶着船舷,笑傲临风,极目四望开阔的河面,与朋友三言两语闲谈点评,让人感到舒心骋怀!在渡轮上我们与一位当地人攀谈,获悉这里离大西洋只有60km。由于冬季经常遭遇冰雪风暴的袭击,迫使巡洋的船舶到河湾里寻找避风塘。看着现在冰冷、灰暗、阴沉的色调,冬季的残酷情况可想而知!


到了达农(Dunnoon)我们上了码头。这座与乔洛克面对面的旅游小镇,历史已经超过100年,充满了生机活力,街道上挤满了慕名而来的度假者,他们正兴高采烈、兴致勃勃地购买苏格兰工艺品等特产。我们将速度降得很低,漫游在达农街道上,穿行于诸多已经存在了上百年的建筑物之间,复古情调让我们觉得时光倒流,回到了过去的古堡时代!我在前面领头,不时通过后视镜观察登尼斯是否掉队,看到他和山姆脸上常挂的笑容,我知道他们一定在感叹不虚此行。


离开熙熙攘攘的街道,告别琳琅满目的苏格兰工艺品,我们跑上了车辆稀少的公路。现在,该是让“骏马”们驰骋的时候了!我们拧开油门,让“骏马”们沿着这条弯曲的双行道向北疾驰。在这条路线弯曲、路面平整而交通冷清的公路上,Sprint ST跑得异常兴奋,充分发挥运动旅行摩托车的强项,特别是比较轻盈的重量和灵活的操控性能,让“骏马”们跑得又快又稳,让我们体验到运动摩托车的征服乐趣,即使快速过弯仍然充满自信。略显不足的是油箱容量,作为旅行摩托车来说小了些,但这是为了增强运动性能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。由于跑得比较猛,汽油消耗比较快,“骏马”们中途拐进了加油站补充“粮草”,以每加仑8美元略多的价格让油箱加满汽油之后继续奔驰。


苏格兰的主要公路名称全部都以A打头,且标志显著,所以不容易跑错路。我们沿着A885公路经过塞德般克(Sandbank)和阿德贝格(Ardbeg)之后,接上了位于埃克湖(Loch Eck)旁边的A815公路,到了凯恩多(Cairndow)后又拐上A83公路向西行进。苏格兰很多公路都位于湖滨,景色旖旎,这条公路逶迤在芬湖(Loch Fyne)湖畔,空气清新、景色极佳,让我们如同画中游,连“骏马”们都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脚步,流连于苏格兰的巨幅风情画卷。当我们跑上埃雷大桥(Aray Bridge)时,很快就到了位于芬湖上端的因弗拉里(Inverary)。在阳光散布下,这座历史可追溯至1453 年的老镇如同明信片般优美。很多18世纪的古老建筑物坐落在湖滨,沿着主街两旁错落有致地散布开来,呈现出优雅而沉静的格调,让我们遥想3个世纪前的风情。我们在这个老镇做了短暂停留,观访了古老的因弗拉里古堡(Inverary Castle),这是阿盖尔公爵的祖屋,自1771年建成至今,历史已经超过200年。此外,这个镇上还有芬湖生蚝公司 (Loch fine Oyster),生产的烟熏海鲜、贝类、肉类及野味,出口世界各地,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关系,我们没有机会享受芬湖美味。

继续向内陆探进,公路变得更加让我们欣喜,特别是当我们从A819转到A828时,奥湖(Loch Awe)在我们的左侧,变成埃蒂夫湖(Loch Etive)在我们的右侧,在这段公路上我们充分体验了Sprint ST的灵活身手。朝着巴拉克鲁宜西(Ballacluish)向北行驶,我们一路疾驰,直到抵达婆特纳克罗宜西(Portnacroish)才驻足,此时斯托克城堡(the Castle Stalker)已经在眼前。斯托克城堡从A828公路上就可以直接看到,位于林尼湖(Loch Laich)中的小岛上,4层楼高,在湖光山色的掩映下,显得异常优美。该城堡很出名,曾经出现在《巨蟒和圣杯》(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)以及《超时空圣战》(Highlander: Endgame)等电影中。经过几个世纪的岁月洗礼,斯托克城堡如同历经过风风雨雨之后的老人,沧桑、睿智、沉默,以至于我们都不敢喧哗,屏息仰视;它的身后,则是微微漾着波光的林尼湖,三两小舟泊在湖上,湖畔的草地上则是悠闲的绵羊,或者啃草,或者凝视远方。如此风情如此画,怎能不叫人痴、叫人醉?
告别斯托克城堡,我们继续朝着本日的终点目标进发——位于苏格兰高地和低地的交接处、号称“苏格兰高地之门”的旅游重镇威廉堡(Fort William)。虽然名字比较陌生,但是看过电影《哈里波特》的人都知道,波特第一次去魔法学校的时候乘坐蒸汽火车,有个美丽情景的镜头——火车行驶在一座高架桥上,穿梭过云层,喷着蒸汽向神秘的地方远行。这个铁路高架桥就在威廉堡。


我们打起精神快速行进,抵制住散布路旁两侧的B&B旅馆之诱惑,终于来到这个著名的城镇。当晚,我们入住克鲁尔切夫旅馆(the Cruachev Hotel),好好地休整休整。次日,吃完煎蛋、烤面包,喝完果汁和热茶之后,我们又精神抖擞、意气风发地奔向梅尔拉吉(Mailag)。途中,当我们途经希尔湖(Loch Shiel)时,看到了纪念1745年组织起义的美王子查理(Bonnie Prince Charlie)的巨大纪念碑。由于由苏格兰农民组成的起义军手中的武器只有砍刀、锄头等农具,且双方力量悬殊,起义彻底失败,但是查理王子已经成为苏格兰人民的偶像,1812年一位富裕的詹姆斯二世党人后裔树立了这块纪念碑。这里还有一条由混泥土修筑的铁路高架桥,长420m,21个穹拱,最高处304.8m。这座高架桥建于20世纪初期,至今雄姿不改!


随后我们再次与渡运打交道,坐轮渡前往斯凯岛(the Isle of Skye),并在阿玛戴尔(Armadale)下了码头。斯凯岛树木稀少,看起来比内陆荒芜、贫瘠,无论是环绕湖畔公路还是阴冷弯曲的高山公路,两旁风景都比较荒凉,特别是过了库伊林山脉(the Cuillin Hills)之后感觉寒冷很多;道路也不时发生变化,先是狭窄的单行道,有时我们不得不等待通行时间;后来又变成了双车道,凯旋可以以130km/h的速度奔驰。


我们来到登韦根(Dunvegan),这是我们此行的最西北点,这里有著名的登韦根城堡恭候我们。城堡在岩石上耸立而起,庄严巍峨,气势非凡;更令人吃惊的是,登韦根城堡被称为苏格兰最早的城堡,始建于1000年前!从12世纪以来,登韦根城堡被不断地修建和修葺,终于成就了如今看到的规模;堡内收藏颇丰,甚至还有一束美王子查理的头发。


告别登韦根城堡,迎接我们的下一个著名城堡是艾琳·多南堡(Eilean Donan Castle)。

该城堡由亚历山大三世于1214年-1250年建立,目的是防御北欧海盗的掠夺。1719年,城堡被英国海军狂轰滥炸,变得满目疮痍。这样过了近200年之后,约翰·麦克雷斯·吉尔斯垂珀(John MacRace Gilstrap)声称这是他的祖屋,并着手为期20年的修葺。1934年艾琳·多南堡重新开放,接受游客观访。


接下来的旅程中,我们经过了壮观的席尔峡谷(Glen Shiel)。此时天气变得很好,晴空如洗,湛蓝得几乎没有云彩;公路则是双车道,让凯旋跑起来风风火火;路旁占据我们眼帘的是五姐妹山(the Five Sisters),耸立在海拔914m以上的高原,虽然并不以高度知名,但是绝对优雅漂亮。由于公路几乎没有车辆,我们步调特别协调,通过后视镜观察登尼斯和山姆,感觉后面的蓝色Sprint ST 几乎不动,如同粘贴在后视镜中!


到了与A887公路交叉口,我们改朝南行驶,往苏格兰最冷的地方爪姆纳卓奇特(Drumnadrochit)进发,目标是观访厄库哈特堡(the Urquhart Castle),以及看看有没有运气遇上著名的尼斯湖怪(Loch Ness Monster)。厄库哈特堡城堡历史悠久,可追溯到13世纪,经过无数次战乱后已是断壁残垣;这座城堡位于尼斯湖畔北岸的石崖上,雄视烟波浩渺的湖面,临水面山,风光旖旎,被认为是苏格兰最美的城堡之一。不过,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好运气遇上传说中的尼斯湖水怪,湖面上风平浪静,偶尔微风拂过,漾起浅浅涟漪,如同神秘而含蓄的微笑。


最后一天,我们首先前往位于因弗内斯郡(Inverness)的罗斯莫丘斯庄园(the Rothiemurchus Estate),这里可以提供高原漫步、射鸽子、垂钓和购物等。凯旋们攀爬完通往凯恩戈姆山脉(the Cairngorms)顶部滑雪区的陡峭山路后,我们的眼前豁然开朗,大块平地铺展在我们眼前。下山途中,我们抄道较窄的B970 公路,在农场之间的曲径上回旋了50km后,到达鲁斯温·巴拉克斯城堡(Ruthven Barracks)。这座城堡其实是兵寨,1715年由当时的统治者建造,用来安置军队镇压起义,1746年被起义者烧毁。如今,城堡里早已没了当时的喧嚣,留下了空荡荡的古老城墙,供人怅然若失地凭吊,遥念250年前这里发生的故事。

 


随后,我们驶上了比较繁忙的A9公路,踏上回家的路。现在,我们只剩最后一站了,那就是我姐姐家!

Tags:苏格兰 风情画 责任编辑:liupei_effort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T4“终结者” 下一篇光阳“锋丽”110为梦想加足马力

论坛推荐图文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